首页 > 最新消息 > 「大学生品德教育需加强,尤其是国民基本礼仪。」

「大学生品德教育需加强,尤其是国民基本礼仪。」

「大学生品德教育需加强,尤其是国民基本礼仪。」台大教授葛永光表示,每次请导生吃饭,许多学生都会迟到,比老师还晚到,常常是老师等学生。有次请学生吃自助餐,老师到时,已有3、4位学生先到,但未等老师到来,学生已「开吃」了;还有老师说,学生搭他便车,竟一屁股坐在后座,「把老师当司机!」
寄email 连称谓都省了
还有大学老师抱怨,有些学生寄电子邮件时,连信的内容都不写,就只夹带一个档案,不然就是没头没尾、没有署名。
搭便车 把老师当司机
葛永光举例,有次他顺道载一名博士生,他将车开出,学生打开后门,一熘烟钻进后座,葛永光将学生叫到前座,问为何坐后座,是否把老师当司机?学生说,以为如此对老师较尊重。
此例并非唯一案例。淡江大学教授包正豪也曾「被学生当司机」,学生一上车就坐在驾驶座右后方的座位,以为这样比较有礼貌,「我不怪他们,因为他们不懂,但国高中的公民道德都不教这些基本道理了?」
谢师宴 要老师当小丑
「学生把谢师宴当公司尾牙!」政大法律系副教授刘宏恩表示,现在学生常先「乔好」自己可以的时间,才「通知」老师谢师宴日期。谢师宴名义上是感谢老师,但老师要花钱准备奖品,让学生摸彩,还要上台唱歌,甚至粉墨登场,扮小丑、超人娱乐学生。曾有一位在企业界工作的兼任教师,看到谢师宴变这样,觉得很荒谬,「不像我们已经逆来顺受,认命很久。」
刘宏恩透露,想要参加谢师宴的老师愈来愈少,今年已经有老师说绝对不会去,或再也不参加。
导师费 请吃饭〝应得的〞
包正豪表示,很多导师会用导师费请学生吃饭,但学生总认为这是他们「应得」的,甚至有学生说,「反正你有导师费啊!」
「我们都很怕学生!」包正豪说,学生进到研究室时,老师为了保护自己,门一定要打开;跟学生沟通时,也较喜欢用能「留下证据」的EMAIL和讯息,因为不知道哪一天可能被学生诬陷。
无视旁人 半夜宿舍唱歌
包正豪说,很多大学生是自我中心,半夜在宿舍唱歌,被纠正时还回呛「宿舍是我的空间」,丝毫不觉得会侵害到别人;在跟校长、院长座谈,学生发言时不会先自我介绍,直接说:「我有问题要问你」。
包正豪说,1990年有首歌的歌词是「只要我喜欢,有什么不可以」 ,当时引起轩然大波,因为社会价值不允许,但现在的大学生已变成「怎样都可以」,还会呛老师「要去媒体爆料。」
2017-05-10 09:40联合报 记者冯靖惠/台北报导

本期青年期刊